若若好弱

误入藕花深处

要被送走了.

纪念一下。

再见不知道何时。

太陽照過

很暖

我卻下意識的蓋緊被子

sang掛電話問我天空的藍色如何調和

答不上來

現在唯一能調的顏色

是灰色•

冬夜訪淨慈師姐寓喫茶晚歸

一曲瀟湘盡,

雲煙拂秀容。

靜坐思無語,

飲罷琉璃空。

新年始.

來自Ms.sang的花束•

© 若若好弱 | Powered by LOFTER